《Steven视线》专访知日派作家毛丹青
发表于:2010-8-22 3:18:03

Steven:你有这么好的一个环境,很多人都蛮羡慕的。
毛丹青:这个环境当然不是自己创造的,是要顺势而来的。我是比较早一代出国的,像俞敏洪先生和我是一个宿舍楼的。他是80届西语系的,我是东语系的。我在北大念了五年,后来就转到了哲学系。这段知识构成对我后来的发展非常好,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80级,我们大学毕业正好是84年85年。我们再回顾这个年代正好是中国文化百年来最高的一次井喷。它在世界上展示的是《红高粱》、《黄土地》。 在世界上展示的是李泽厚的救亡与启蒙,还有当时邓小平提出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,他像世界上提供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中国的社会主义方式。 这个大的思想解放是在80年代中期,以后所有的文学作品,像戏剧、电影都是这个年代长出来的。

Steven:所有的文学作品都随着经济的发展一下子喷涌出来。
毛丹青:正好是在90年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商品一下子进来了,就是在南巡讲话以后,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拜金主义者,一下摧毁了很多的学者,学者就成为了傀儡。

Steven:当时放弃社科院的这个一个大后台应该是挺困难的一个选择?
毛丹青:当然了。那个年代如果能在社科院留下来的话,就可以当个研究员,还有可能成为教授。我是在哲学研究所,当时念了大量的哲学书籍,所以脑子变得很僵硬。学了很多我说都说不清楚的东西。那个时候就想要体验另外的一种生活,这是我出国最大的动机。

Steven:不过你选的学校也太偏了点儿。
毛丹青:当时没有钱,我去不了很高的学校啊。我到日本的时候当时可以选择东京大学。我们的所长推举我去,他说你可以拿奖学金,但是必须答应他一年以后要回来。 第二个选择就是一个教授可以推举我去三重县,就是乡下,那个地方很便宜,可以不限制我的时间。我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由独立的生活。

Steven:虽然不限制你的时间,但是到那了之后,还是发觉生活上有很多困难。
毛丹青:当然。那个时候物价也不一样,而且日本对我来说像童话一样。我刚到的时候租了一个木房子,那个房子在水田的中央。夏天睡不着觉,因为全是青蛙,它们晚上会打仗的,还有军团的。

Steven:看到您的书里面描述过……
毛丹青:晚上睡不着觉我就会起来观察这些青蛙。它们会排着方阵,此起彼伏的,前面还有一个大将在冲锋。这样子日本对我就非常奇怪,这是我小时候读书知道的事情。后天我又碰到了一个老太太,她是个罗锅。日本很多老太太的腰都是直不起来的,像一个刀郎一样,据说这是日本锄头的角度的原因。这个锄头30度和45度是不一样的。 30度可以减轻腰的负重,45度 就会对腰有负重。

Steven:原来还有这个故事啊!
毛丹青:我到那以后这种事特别多。突然我发现怎么这么奇怪,而且老太太每天早上要去一个寺院里去,她走路像刮风一样,后来我就跟着这股风跑到寺院里了。她在向一个黑黑的巷子磕头。日本的寺院和中国的不一样,那里面都是漆黑一团的。日本人讲究阴影的文化,人不露在外面。原来有一个著名的作家叫谷崎润一郎写了一本《阴翳礼赞》。他说最大的文学家都是藏在树荫底下的。大江健三郎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,他的耳朵很大。他跟我说他从小就不敢在太阳底下见女孩子,因为在太阳底下见女孩子太阳会把他的耳朵烧起来,所以他见女孩子一定要到树荫底下去。

Steven:难怪写的作品都那么阴暗。
毛丹青:所以我说这样的人他的智慧里面有日本很多魔幻的东西。所以日本对我来说非常童话。

Steven:他们喜欢那种黑色、灰色的东西。
毛丹青:刚才说的那个老太太去拜的佛像鬼一样,像个锅底一样,像个萤火虫快要死的状态,很可怕。老太太见了佛却潸然泪下,就觉得很奇怪。我们一般去拜佛呢都是双耳垂肩、两手过膝,都是佛像很足的,不会像这种很怪异的东西。所以我一进入这种文化就把我抓住了。我觉得它跟我原来所了解的太不一样了。

Steven: 就是在你出国之前并没有对日本抱有一个童话式的幻想,是吧?
毛丹青:没有。那个时候对日本完全不了解,没有像我想象的去了之后碰到了很多神人,搞得我好像生活在假的圈子里,这就是我在日本生活的模式吧。

Steven:因为我看到您博客里的文章列举了三个另类的人,我相信你特别喜欢这类人,很有趣的故事。
毛丹青:对。其中有一个建筑师,小学文化,说起话来眼睛可以往两个方向看,视角比别人宽很多。还有一个原来日本的总理大臣,他到一个山里看了一个窑,在这个窑里作了一个瓷器,号称是做了一个瓷器的第一把,但是日本瓷器艺术家谁也看不中他。他孤芳自赏,天天做瓷器,他原来却是个政治家。我就是喜欢这种人的另类,他不跟你同流合污。日本这种人挺多的。

Steven:但是这毕竟是日本文化和人群当中很少的一部分……
毛丹青:对,很少数。我们学哲学的都知道,偶然其实是必然的延续。就是说他们这种偶然一定是有大量的文化积淀。日本给我展现的是一个让我兴趣盎然的这么一个社会。我比较崇拜唯美主义,它教给我对人生的一种看法。像我刚才说的谷崎润一郎,他有一个小说叫《春琴抄》。他写了一个美女和她仆人的故事。这个一个非常有名的作品,它唯美主义到了极限。日本人的这种作品非常震撼。我原来没去日本我是不理解的,实际去那里生活发现是有它的道理的。

Steven:你也会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文人会选择剖腹自杀。
毛丹青:对,他们国土很小,没有回旋的余地。回旋的余地是什么,就是一个和尚到山里面他不会呆过十年的。聪明的和尚一定要走,他觉得他要是待十年会和大自然达到一个饱和的状态。日本没有回旋只有旋回,旋回就是原地放下转。

Steven:所以他们文人这种思想很多都源自于他们地理上的危机感。
毛丹青:最简单的就是川端康成,他也是诺贝尔文学的大师,他临死的时候就表明他是喝煤气死的。他当时在靠近太平洋的一个小渔港,那天刚好停电。渔港有电的时候是非常漂亮的,渔船上都有灯展,鱼就是被灯吸引过去的,所以很美。那天突然就停电了,这老爷子看到这种情景就说要散步,去看了整个黑暗的世界,回到家就喝煤气死了。

Steven:就好像一种昭示一样。
毛丹青:就是我们所讲的临终之夜。在他死之前他看到了他死后的世界,那个样子和他死以后衔接在一起,这个点就把他串通了。他去世的很突然,没有遗嘱,什么都没有,据说面孔非常的安详。

Steven:那日本文学的这种抑郁和非情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写作?
毛丹青:影响倒是不影响,我会学它这套东西。在这种环境里生活的话会有很多很类似的想法,我自己觉得是一种忧伤的情绪。原来我有一个朋友写做一本书叫《伤花怒放》,就是有了伤才可以奔放。这跟我再那边20年的生活有非常贴近的关系。

Steven:只有融入到那个社会当中你才能体会。
毛丹青:如果你要没有进去的话是不会知道的,这是我的生活告诉我的。我在大学里面做的讲演主题就是日本与我的日常,全是我周围的事。

Steven:今天有幸跟毛老师面对面,那么请给我们解释一下您的生活是行走那句话。
毛丹青:是日本的道、都、府、县我都去过。日本有一种单轨列车,它只有一条轨道,我差不多坐了70%的线路,一有时间我就会去坐,我很喜欢寻访一些市井人情吧。对我来说,100多年来中国人对日本的了解很多都是水漂。日本的作家写作很细腻,那么我们可以比他更细腻。他写的东西很小很繁琐,那么我们比他写的更小更繁琐。我完全是这种相反的想法。对我来说行走就是一种文学。最重要的道理是它是我很重要的一种愉悦。再有一个我用日文写作,这个肯定要和日本的作家产生一种竞标的关系。我必须要采取他们没有的方法,我走到的地方他们没有去过,我看到的东西他们没有见过,你这样才能赢过他们。你得到的意向和素材要大于他们所掌握的知识。

 



  评论 (0)   Tag标签: 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!
 您的昵称
 您的Email
 您的网址或BLOG地址
  *

 
Jimmy Choo乃一素以魅力… 2014-05-20
预告:SPW近期专访世界顶级烹… 2013-05-29
预告:SPW近期专访Sukosol家… 2012-11-02
SPW专访预告:La Perla全球C… 2012-10-23
预告:《Steven视线》专访英… 2012-05-10
预告:《steven视线》专访中… 2012-03-29
上海玻璃博物馆和 G+玻… 2012-01-17
预告:《steven视线》专访跳… 2011-11-28
预告:SPW近日专访 中国中心… 2011-08-12
 
上海玻璃博物馆内…
上海玻璃博物馆 董…
上海玻璃博物馆
Steven安家良参观…
Samantha Mu代表S…
SPW团队照片拍摄
 
·也说战略---关于济南鲁能希尔顿… 2017-01-24
·我们要的那点优越和从容…----… 2016-10-17
·缤纷圣诞季,到苏黎世赶“圣诞… 2016-10-14
·再见,兰卡威 2016-10-13
·首届苏黎世美食节(FOOD ZURICH… 2016-09-17
 
entrepreneurship  创业  success  成功  态度  attitude  talkshow  访谈  lifestyle  Steven   
 
1. only13love131 在 SPW独家:音乐也是一种语言--Steven对话李云迪 上评论
云迪先生一直专注于对自我的探索,站在作曲…
2. joyce 在 预告:《steven视线》专访跳水王子田亮 上评论
可以知道为什么田亮选择那么早结婚呢,不会…
3. 念然 在 预告:SPW近日专访 中国中心总裁 雪娅,欢迎提问 上评论
请问您如何解决异国品牌的水土不服?您觉得…
 
     所有采访 - 采访花絮 - 关于网站 - 关于Steven - 观察团 - 联系我们
    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Steven视线 沪ICP备17031602号